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伍振榮先生,讓你久等了!

給伍振榮先生的公開信:

承蒙《攝影雜誌》總編輯伍振榮先生的關注,對後輩文章中乏善可陳的說話著緊萬分,實在受寵若驚;從中可看出伍先生對細節的執著,令小弟非常欽敬。文中其實並沒有提及《攝影雜誌》及伍先生的名字,但難得伍先生勇敢地對號入座,值得我等後輩學習。伍先生在寄給我和《明報》編輯的電郵、他的博客和我的博客裡多次促請小弟盡快澄清,以挽回伍先生和雜誌享譽中港台的美譽,小弟當然不敢怠慢,現就此事造成伍先生的內心傷害和不安,表示深切的慰問和抱歉。

以下是澄清的部份:

1)小弟的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跟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無關,也與自己是資深攝影記者無關。伍先生對小弟的無聊博客不屑一顧,這當然可以理解。但有讀過小弟博客的朋友,都素知小弟大癲大肺以遊戲文章為主,創作第一,更從不掛上「攝影記者協會主席」之名。那只是虛名一個,又何足掛齒?所以,如果伍先生要責怪的,就怪我一個人好了。

2)如果把這句「難怪香港某攝影雜誌編輯在一篇報道平遙攝影展的文章中,就只顧寫他怎樣取得Robert Frank的簽名和合照,連其他事都不屑一寫了。」視為陳述事實的句子,伍先生在小弟博客的澄清留言都是事實,大家可安心把聲譽雙倍奉還給伍先生。小弟不財,只買了2007年十月號第247期,當期的封面印著「Robert Frank超級大師登臨中國」,翻開雜誌就正如伍先生所言,一頁編者按,六頁平遙報道,五頁攝影隨筆,皆是關於平遙攝影大展的文章(詳情可看圖)。

3)不過,如果把這句「難怪香港某攝影雜誌編輯在一篇報道平遙攝影展的文章中,就只顧寫他怎樣取得Robert Frank的簽名和合照,連其他事都不屑一寫了。」視為小弟讀完該期雜誌的主觀印象,也無不可。大概小弟不才,文句讓人有所誤解,才令伍先生氣憤難平,望伍先生見諒。縱觀那十二頁相關平遙文章(七頁有較詳細的文字,其餘大都是圖片),小弟讀到兩次伍先生辦講座的資料,三次伍先生跟Robert Frank合照的句子,四次伍先生說把自己的snapshot著作給了Robert Frank,更看到五張伍先生的真人照片,其中那張三位大師的合照(就是伍先生與Robert Frank和Edward Keating的合照)還佔半版篇幅,實在令崇拜伍先生的讀者看得心如鹿撞。這種把編輯自己融入報道的創意手法,讓小弟印象深刻,所以才會有「連其他事都不屑一寫了」的印象,真的非常抱歉。

4)當然雜誌還刊登了一張聲稱「本刊取得了Robert Frank的簽名」的書冊照片,就正如伍先生一年後清澄所言,這個簽名不是《攝影雜誌》取得,只是一位資深攝影記者取得罷了。小弟相信伍先生貴為《攝影雜誌》總編輯,更是尊重事實的《影象謊言》作者,應該只是一時不小心,才錯述了事實。

5)最後,伍先生多次在文中說跟Robert Frank交流,卻沒有在文章透露半點「交流了什麼」,實在令我們這班後輩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伍先生貴為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高級講師,應該能跟我等後輩好好分享一下跟Robert Frank交流了什麼,好讓年輕一代明白Robert Frank跟伍先生也是當代碩果僅存的大師。

最後,謹此向《攝影雜誌》總編輯伍振榮先生及其雜誌仝人再次致歉,《攝影雜誌》一向致力推動香港攝影普及文化,成績有目共睹;《攝影雜誌》報道「平遙國際攝影大展」篇幅之廣之多,香港同業望塵莫及。小弟文筆差矣,抱歉令伍先生把「主觀印象」當成「客觀事實」,虛耗了大家不少時間和情緒。還望伍先生及《攝影雜誌》未來能提供更深入獨到的報道及文章,以飽香港攝影人之眼福。

52 comments:

YUEN said...

Paul:
看完你的回應文章,只能以會心微笑來形容觀後感。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每人對事實與觀點都有自己主觀的演釋,如此堅執身分和名聲的人,同時還嘗試把事實歪曲成自己所願,倒是罕見。想來應該是自信心不足所致。

不過,好言一句,還是不要為此事糾纏了,專心工作可能更好。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hi yuen,
謝謝你的回應和支持.你說得很對.怨怨相報何時了? 此事也浪費了我不少精神, 但澄清還是必需的. 難得沉靜的攝影界有點話題, 畢竟是一場遊戲吧.

伍振榮 said...

楊德銘先生,

獲悉你已經向本人及《攝影雜誌》作出公開致歉,但你作為專業而資深的新聞攝影記者,亦貴為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主席,理應明白保障攝影作品版權的重要,亦應知道未得版權擁有人的同意就把《攝影雜誌》的內容放在你的網誌是嚴重的侵權行為。我要求 閣下立刻停止這種侵權的行為,並把所有《攝影雜誌》的內容從你的網誌中刪除,同時,本人保留一切權利。

聶景 said...

多謝網主曾經登出去年該雜誌的內容,令我大開眼界,尤其是伍先生將個頭夾硬塞在Robert Frank 旁邊,再由同事以長鏡拍攝,然後再裁去其他閒雜人等後刊出的合照,真像天真的追星族。

另外,如果伍先生認為網主這一篇文章是真正地向閣下道歉,而閣下又欣然接收,那你真的如少女fans一樣天真可愛。

ANEO said...

我希望這只是一場誤會,如果所謂攝影記者協會的主席都那麼幼稚,無聊行為和那些十零歲的小朋友有何分別?

Anonymous said...

阿Paul唔係啩= =,人地係雜誌喎,我就唔知究竟來龍去脈係點,但相信你係無錯的話就應該唔使道歉,但既然都道了歉,就無謂愈搞愈醜,點都係我們攝影記者協會hkppa會長嘛,搞唔好真係影衰同行架.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伍大師,可惜呀~~
那倒不如你主動把這期關於平遙的報道post出來,讓大家好好向大師學習.只是小小建議,望笑納.

林振東 said...

唉~~人哋好地地都無提〈XX雜誌〉,又係你自己舉手舉唔切,又係你自己話宣揚攝影宣傳平遙,人哋圖文並茂誠懇道歉,仲幫埋你宣傳(你又靚仔),你依家又唔喜歡,話人地侵犯版權...
咁你想點啫!!

Anonymous said...

網主的不負責任行為簡直可以用精采來形容,記者喎!唔怪得香港的記者無乜公信力。

毛毛 said...

杨得铭、摄记协主席、波夫波厕所所长、paul yeung,这都是一个人吧…呵呵…

杨主席,您这底下一套面上一套、人格分裂、心囗不一,遇事先变脸,变身的,累不累呀你,您这人品有问题,您的人格不高呀…呵呵…
您能不能出息出息,理理胎毛,别人一说就腿软露怯的,摄影记者协会主席也有犯傻幼稚的时候,以後注意不就得了。

毛毛 said...

本来认识冼伟强对香港记者的印象挺好的,别人家一指就嘻皮笑脸的说是开玩笑,有劲吗?您可是代表香港人民记者,能不能,长点脸,也给我们大陆人民留点好印象。

Ka Yin said...

各位大師,拜讀各位的文章獲益良多,小弟十數年前已拜讀攝影雜誌,對其中的廣告資訊的豐富尤其欣賞。攝影雜誌的測試員教小弟心悅誠服,他們能在負片洗出照片再經印刷製版印刷成書後,仍能分釋出負片本質是偏紅、橙、黃、青、藍、紫,該等測試報導不才經十數年之久亦未敢忘懷。回想已是盤古之時,見笑見笑!笑人笑己,笑天下可笑之人。不材不材!!!

Ka Yi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a Yin said...

補充一句,由於太厲害未敢忘懷,依稀重記得那篇文章的測試員名叫阮x倫,有無人記得清楚!我找下舊書再告訴大家,再一次見笑見笑!真是笑人笑己,笑天下可笑之人。不材不材!!!

毛毛 said...

ka yin小弟弟:你的问题在于,杨主席刚一意淫一下,呵呵,你就起来了。

毛毛 said...

ka yin小弟弟:顺便说一句,那位阮某既没灭你全家,也没淫你妻女,你就把他当个屁--放了吧。呵呵…

路過的文字記者 said...

想回應林先生閣下,其實Blog主都已經承認,實在看不到你的道理何在。我自己都是文字記者,坦白講,真的無想過林先生都會有如此的說法。你不妨又問下你工作的傳媒機構老闆或者你的上司,可否每天讓你把版面任意刊載於你自己的Blog處?然後又辯說是一番好意為別人宣傳呢?雖然林先生是拿相機工作,而自己是拿筆,但實在想不到香港竟有記者可以說出這種話。很明白大家都想幫人,但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如果可以做得對一點,就做對一點,錯已早鑄,無謂又弄得醜上加醜。林先生也應是該協會委員,亦是同業,我認為你們都要適當地管理自己的行為,自重為上,以免令同業受嘲。遊戲人生可以,但用自己的專業來作遊戲,似乎就有點過份了。

Anonymous said...

見毛毛頻頻在此留言,足見你護主情切,忠心不二,除了看門口,還懂得吠,主人給你不錯的糧食吧。

毛毛 said...

anonymous: 这是哪位没啦裤链把你露出来了,呵呵,杨主席意淫的结果是--那位ka yin小弟弟起来了;你,早泄了。呵呵……还有哪位?

HKSAN said...

這樣的主還要護嗎?人前一個樣正義凜林代表攝記發言,人後一個樣說話不負責?那個樣才是真樣?這種人還可以代表大家嗎?護主(席)?

毛毛 said...

再次敬告香港的人民记者朋友们,入摄影记者协会要谨慎啊,大家觉得呢?

Ka Yin said...

To 4.54分的Ka Yin,請不要做我的替身,我的習慣只會出一個回應,好少好少有甚麼補充,一句或兩句,你想用我的名號發表沒有問題,不過事先請查查我的行文習慣,“有無”我常寫成“有冇”,你行文中廣東話太多,我行文時常用國語思考,想冒我名稱前請先到“普通話研習社”學好國語,然後考上國家語委的水平測試,還是B1的成績,這才冒得像呢,千萬注意注意!!!!!!2.23分的Ka Yin

毛毛 said...

ka yin小弟弟:你又来了,普通话测试只是测试一部分音节、词汇的发音,明白吗?
在你中国话没说利索之前,就不要刷屏了。呵呵…
乖~大人说话这没你事

積奇 said...

各位, 事情應該完結了吧!!!
請不要將誰對誰錯轉換成私人口舌之戰.
對與錯就讓其他讀者自行分辨吧!

Anonymous said...

積奇is right, 事情應該完結了!但對錯都好明顯了,按照新聞行的慣例,其實沒錯就不用認,企硬就企硬!但如果理虧,認了,就應該決決斷斷讓事情快些收科,勿開新火頭,再攪野其好不智,旁人幫手撐實是上加油,少年得志也不要語無倫次,希望當事人得到教訓。by the way,
對方只是說「獲悉」道歉,如攪得再大,好易有下文,醒定!

毛毛 said...

事情的根源在---杨德铭老兄(注:兼paul yeung兼摄影记者协会主席兼波夫波厕所所长)隔着电脑就八杆子打不着、信囗雌黄,事发,换个身份说是开玩笑,以为不用为自已的话负责。
我觉得这是典型的---给他台阶他不下,还要自已爬得更高往下跳。

Anonymous said...

http://ballkafka.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16.html 哈哈哈!好靚仔,原來楊德銘影相笑到.....見牙唔見眼,好呀!

Anonymous said...

http://www.nikon.com.hk/pages/hk/articles/147/DSCN9955_a.jpg
哈哈哈!好靚仔,原來楊德銘影相笑到.....見牙唔見眼,好呀!呢張至真!哈,笑到搞錯左!

大長根 said...

想問下積奇點解對方無端端俾楊生生安白造咁寫,叫佢去補救啫,咁都錯?楊生侵犯雜誌版權喎,叫佢刪除,又無叫他賠,有乜錯?我地個個都好似睇到,成單野都無叫楊生道歉,淨叫佢做些補救,咁都錯?記者惡晒?

Anonymous said...

上面位阮x倫改個"聶景"就以為無人知係你?露底啦!又學楊主席用個假名就亂UP,你真是天真過D 0靚仔!

Anonymous said...

上面位阮x倫改個"聶景"就以為無人知係你?露底啦!又學楊主席用個假名就亂UP,你真是天真過D 0靚仔!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Parparfool said...

這裡快變屎坑,都是所長玩人玩個大頭佛,想幫都幫唔落手,不過上面某某貼所長個冧樣又真是幾冧.速速沖廁吧!

毛毛 said...

这叫作: 厕所里扔炸弹----激起公粪(愤)

通过杨德铭老兄的展示告诉我们大家: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通过杨德铭老兄的表演提醒我们大家:要行得正、坐得端,做人做事要光明磊落,千万别让人戳后脊梁。

Anonymous said...

原文不是刊登在明報的報導嗎?波夫波竟然說是大癲大肺遊戲文章?想整蠱明報嗎?相當不負責任呀!重點敢用你的稿?

北九 said...

小弟曾在某已結業之攝影月刊打滾一段時間,
算是知道辦雜誌的難處,。而小弟尚未學習攝影的時候,眾攝影月刊是一個很好的學習途徑。而且在攝影界上,伍前輩是非常有心的一人,
因此對伍前輩十分尊敬。至現在仍偶爾有購買,並不是企在便利店白看。

而楊兄的攝影作品在香港又是少見,很有個人風格;在唯美,商業攝影主導的情況下,偶爾看到這另類攝影作品,的確難得。能拍能文有創意的攝影人,香港有幾人?因此對楊兄亦十分尊敬。
希望大家本著為攝影出力,繼續為香港的攝影發展而努力。

毛毛 said...

北九: 以前觉得愚蠢和人品不好是两回事,可杨德铭显然是既愚蠢又人品不好呀,这和他的作品好坏关系不大,大家同意吗?呵呵…
至於你,我猜想,你叫“北九”也是二十年前,你的父母摸黑偷渡的时候给你起的小名,也许你的父母至今乡音未改,腿上的泥还没洗干净,张嘴还带着草青味,他们还好吗?
很多香港的朋友,以为会说两句英文就是外国人了,忘掉了自已的国籍,在这方面应该多检讨检讨。

Anonymous said...

毛毛,我覺得你已經做足你的本份,發揮了你的打手本色,你實在沒必要批評別人的名字,不要得意忘形。

毛毛 said...

Anonymous : 对一些阅读和理解能力有限的朋友,我只能用一些比较浅显的话再说明一下:
(一):对杨德铭这种给脸不要脸的同志,用北京话形容就是---先装逼,后装孙子(即:耍无赖) 。
(二):替杨德铭的父母再教育他,应该怎么做人。
(三):本人习惯打嘴,不打手。呵呵…
(四):“北九”这名字挺好,再次诚心诚意问候他父母。呵呵…
(五):建议把“得意忘形”改为----“德铭忘形”,这样更切题。呵。
(六):没有。只是为了吉利凑个整儿。

Anonymous said...

寫得好毛毛,獎狗牌一塊。

dchomer said...

上面12:47 AM那位Anonymous,由北九到現在,你除了罵人是狗,有其他能力嗎?

毛毛 said...

Anonymous: 连你也知道记者证也叫狗牌的?……强!

毛毛 said...

杨德铭的狗牌上写的是纯种的?还是杂交的?

kasan said...

想当年也花了很多$买了很多无用书仔..

幸早已弃了.....

买书要小心呀...

Anonymous said...

原來香港的記者水平真的如此這般。

Anonymous said...

十多年前, 巳經見伍吹水同一班後生仔係網上嘈交, 估唔到而家仲係咁, 唔能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