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7, 2011

The Corner

video

The Corner

To 7/7 Bus Bombing in Tavistock Square

Tuesday, March 15, 2011

預告:進行中




Copy, Cut and Paste
預告:進行中

Friday, March 11, 2011

2010.12.09 London



2010.12.09 London

大概沒有人比長毛更喜歡抬棺材,因為我們更喜歡瞓棺材。這些粗重功夫就讓激進社會行動份子去辦,流汗示威喊口號當然還不及出火上床打飛機,舒舒服服兩腳一伸又高潮,輕輕鬆鬆一路好走伴吹簫。所謂唔見棺材唔流眼淚,瞓落棺材釘好四塊半自然冇眼淚眼屎乾淨盲,又何必大費周章抬起棺材搞革命。NO WAR MAKE LOVE大概你也聽過吧,但NO DADDY MAKE MONEY才是現代的真正樂章。柳州木鑲金邊走花加LACE,網上棺材虛擬葬禮3D破地獄,一生人豪一次好過在香港買樓花,到時死唔眼閉見住D官商勾結仲抵死。

https://picasaweb.google.com/paulytm2000/StudentsProtestAgainstTheCut#

人影之石






聽說是這樣的。你就這麼「啪」一聲,成了影像。我不知道攝影的定義有多闊,大概是不論透過任何方式,把事物的表面或輪廓紀錄下來,成了固定的影像,也不理它是清晰還是模糊了。如果這是真的,也許你是攝影範圍裡最邊緣的例子,最恐怖的例子,最永生的例子。聽說,就像平常無風的日子,你在銀行門口的階梯上坐著等待,雖然有人說你在等銀行開門,但其實除你以外又有誰知道你在等什麼;時間慢慢地像無感覺的水流過臉龐,你的眼睛對焦在空氣裡的某一點,卻根本什麼也沒有。然後,世界的什麼大流動竟然向你撲面而來,就連那位跟那位在戰爭都不清楚,那位跟那位姓甚名誰都不知道,一個「小男孩」從天而降,就像古老的日本神話般,上天把孩子送給不育的老夫婦。當然你不是老夫婦,在他們眼中,你什麼也不是。「小男孩」張開他好奇的眼睛,猶如照相機開啟快門同時又射著強大的閃光燈般,把整個廣島市的上空照得光明。在強烈的高溫和猛風和光線和無情之下,聽說你被蒸發掉了,水份一瞬間消失,你的肉體連疼痛也來不及,像達利超現實畫的沉鬱版本,頓成無數黑色的懸浮碳粒子;高溫把你深深的刻進石造的階梯上,成就了你的影子。不,那根本就是你,你的影象正是你本身。但我和很多日本人一樣,難以抗拒以「影子」來形容你,以暗藏我們內心作為受害者的「陰影」和恐怖感。

化成影像久存階梯的你,現在還好嗎?你現在已不是無名小卒了,也早已不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了,你(你的影象)已寄托在博物館裡好好安放,讓我們和日本人透過階梯上的影子來震憾脆弱的神經,以達到「戰爭是可怕」和「我們是受害者」的簡單結論。如果攝影有極限的話,那把活生生的物體本身變成固定不變的影象,也許是最極端的例子吧?早前英國V﹠A便舉辦過名為Shadow Catchers: Camera-less Photography的展覧,廣島的原子彈爆炸遺跡肯定是這範疇史無前例重要的展品吧。

如果講座裡的史丹佛大學客席副教授Ewa Domanska聽到我這樣說,大概會很不以為意。她的本意,是希望透過研究屍體或遺骸的物質性,來帶領大眾重新對遺骸的正視,同時跟Susan Sontag的《疾病的隠喻》一樣,嘗試分析和去除社會對屍體伴隨而來的隠喻和象徵,諸如恐怖感、屈辱感、戀屍癖、浪漫化、死亡美學等,最終回歸到以科學態度來研究遺骸本身。她以這著名的"Hiroshima Shadows"作研究例子,談到即使日本人在原爆紀念館展出這件稱為「人影之石」的遺跡時,也沒有具體的科學解說「影子」的形成,她更質疑「影子說」是「日本人被害的歷史陰影」的一種隠喻。無論如何,Ewa Domanska的「人影之石」研究還在進行中,且看她下回怎分解。

From the talk: “Hiroshima “Shadows” and Ontology of the Human Remains” by by Ewa Domanska 20 Feb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