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08

《海角七號》之一



台灣電影《海角七號》從骨子裡打動了我,撩動了被封閉多年的城市心靈,久久未能平復。假若有人問:「怎樣個好看法?為什麼在台灣能收四億台幣的破紀錄票房?」我實在無言以對,那完全超乎左腦的理性分析:電影橋段老套,拍攝技巧笨拙,愛情線弱不禁風,特技位假得可怕。電影感動人心的地方,無法用簡單的分析言詞來交代;不禁想起最近讀到Herbert Read著作《藝術的意義》裡的一段:「然而我們必須牢記,藝術並不在訴諸有意識的感受,而在於一種直覺性的理解……這也正是為什麼,像我這樣透過各種解釋,有意地想對一件藝術作品進行分析,但卻並不能為我們帶來那種直接從藝術作品中所感受到的快感。這種快感,來自和整件藝術作品直接的溝通。」用最簡單的說法,就是「講多無謂,自己走入戲院感受最實際」。

不過,如果要我勉強言說,《海角七號》其實充滿了遺忘了的青春熱情和愁緒、鄉土氣息濃厚、音樂直逼人心、人物單純可愛,這都足以讓我在電影院裡數次流淚,甚至不是為個別「故事情節」而流淚,而是一種非常直接的整體感動,人彷彿躺臥在軟綿綿的小朵白雲,年輕的記憶像微風為心扉敞開少許縫隙,似開又關。一般評論認為《海角七號》的成功之一是它具備了豐富的台灣本土味道和文化,但我這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卻仍受感動,大概電影整體仍具有一種普世價值:單純樂天的生活精神,和時光流逝的慨歎。我一度懷疑電影裡的音樂是否都藏了「潛意識咒語」,要讓入場的觀眾在潛意識裡被催眠感動,一而再再而三地叫人入場觀看。

友人看完《海角七號》,從九龍塘又一城一直哭到太子,當然這與她一段往事有關,觸景傷情在所難免。但願她的思念能像主角一樣,好好地安置在大海之中,它既是時間也是空間,漂過了,六十年後回憶起來才不枉此生。

P.S. 音樂是《海角七號》的重點,Soundtrack當然不能錯過。電影原聲大碟才剛在台灣開賣,估不到香港這麼快就有了。最討厭還是在包裝封面貼上了「11月20日,漫天感動」的藍色Label,搞到我的感動都好像成為宣傳語句似的。

1 comment:

violet said...

你的評論寫的挺棒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