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5, 2008

《畫皮》



很遺憾,陳嘉上導演的《畫皮》不是一齣出色的電影,只好加入今年港產電影的平凡洪流。《畫皮》犯了大部份大陸合拍片的老毛病:導演及拍攝技巧老套,情節傾向畫公仔畫出腸,還多少滲著陳腔濫調的道德主題。究竟是香港導演自貶身價刻意「遷就」內地觀眾,還是內地無稜兩可的尺度讓香港導演頭上多把刀?所以,到目前為止,仍是非常佩服陳可辛的準確定位:《如果・愛》和《投名狀》雖是內地合拍片,卻沒有變成真正的老土電影,反而從舊類型中創出新鮮點子;《如果・愛》的緊密編劇結構與歌劇結合,細膩動人;《投名狀》的粗獷感與人心描寫,見樹又見林。可見陳可辛在堅持創作和配合內地市場之間拿捏得非常準確。但不知可幸還是可悲,陳嘉上的《畫皮》在內地已收過億,看來今趟陳導叫座是沒問題了,希望有了資本後,未來的電影可多加自己的個人風格。

《畫皮》在武戲上不太出色,最怕還是兀突的士兵誇張反應特寫,老土扮新潮的特技,和那些不太相襯飄忽多餘的配樂。陳嘉上在處理文戲上則舒服得多,五角之間的暗自角力和心理描寫總算恰到好處。王生喜歡妖精小唯但一直堅持潔身自愛,卻被太太懷疑他與小唯有染,王生一句晦氣:「你就是不相信我能做到。」精警而細緻,間接承認自己愛小唯卻因責任而苟延婚姻關係,也挑起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愛與妒。事實上《畫皮》根本是一齣愛情倫理劇,如果電影一直把周迅的角色保持神秘,不揭曉她的妖精身分(甚至她根本不是妖精!),可能更有噱頭,反正那場被視為電影高潮的「脫皮戲」其實也沒什麼看頭。

蒲松齡《聊齋誌異・畫皮》的故事與電影情節差距甚遠,唯一相通的是王生太太在兩個故事裡同樣偉大。電影裡的趙薇寧飲妖毒也要丈夫安全無恙,《聊齋誌異》裡的太太則要忍辱吞掉道士的唾痰才能挽救丈夫。另一方面,在《聊齋誌異》裡,王生擺明車馬把小唯金屋藏嬌,完全不掩飾對她的喜愛;相反在電影裡的王生對小唯的愛慾更具壓抑性,更有一層牢固的道德枷鎖和責任感壓迫,似乎更接近現代的婚姻制度和觀念。

人還人,妖還妖,黑白分明。電影裡的妖精仍被視為玩弄權術、佔有慾強和不懂得愛的異類,並不新鮮且略嫌保守;如果把這妖精的形象套在毒奶事件的官僚上,或者更加貼切。王生太太對妖精小唯說:「你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愛。」實在對極了,電影裡就一直只有太太和丈夫的床上戲,就是缺少了小唯與男人做愛的場面(不計夢境),所以究竟作為一隻妖精的小唯是否懂得女上男下,我們就只能憑空猜想了。

1 comment:

vivianchau0426 said...

我終於看了《畫皮》,還付了六十五塊入場,看完以後懊惱不已,直覺應該看早埸或者不是去AMC,那「付出」跟「收穫」就更切合了......=V=

我反而推介同樣是周迅主演的《李米的猜想》,雖說兩套片子的周迅都做得很好,《李》的說故事手法卻更引人入勝吧。希望會出DVD 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