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9, 2006

2006網球事件



感謝各位前輩及朋友的批評與意見,本人衷心致謝.希望照片不會構成對任何人的傷害.
周星馳在<少林足球>裡與黃一飛在酒廊合唱後,被客人喝罵,周星馳倉皇地辯解:“創作的東西是很主觀的,但對於各位的批評,我還是一定會跟進的;況且唱歌只是前奏,高潮是少林的大力金剛腿和鐵頭功.”
結果大力金剛腿被人狂打個頭,鐵頭功被人狂打對腳.那是一種錯摸.
如果照片只放在創作的國度,大概不會遭到道德的譴責(此時此刻,連我也不敢肯定),但放在新聞攝影的世界,道德的要求更高更嚴的情況下,受到批評或是無可厚非.
我,作為一位創作人,很抱歉,只能由衷地說:我仍好喜歡這照片,非常有趣;每次再看,總能觸動心裡隱藏的什麼,並釋放成背叛的快意,那大概是我們平時連看都不敢看的黑暗:性與死亡.貼近自己的深處,是創作的終極自由.美與醜,在創作的線上,不應有高低之分.
但作為一位so-called新聞攝影的導師,很抱歉,我只能說:在面對性和死亡的題材時,可參考一下前輩的說法:“重點不是走光與否,而是無謂地特顯了性,所謂「無謂」,是它在特顯之餘沒有美感。美感能作為一個理由,把我們原來不是關於性的照片去突出性,作為交待美感的手段。美感包括原來還境的氣氛,或攝影師故意營做出來的效果,如構圖和顏色.”
哈,我這樣的一個雙面人,是否應該考慮一下退出新聞攝影的範疇,專心創作?

1 comment:

綸's said...

幾好笑呀...

hm 我從來覺得你的新聞攝影很有創作味道的..上你課之前覺得photoj很'news'的, 上完後反而覺得, 也是拍攝「身邊發生中的有趣事物」..我想你在做新聞攝記時也是抱著揉合兩者的態度吧

可能,兩者的最大分別還是"ethics"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