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3, 2007

2007.12.22 灣仔



2007.12.22 灣仔

身為一位宇宙漫遊者,我離太陽系越來越遠。在這浩瀚卻又近乎虛空的宇宙,人類的存在彷彿是一顆無關痛癢的微塵;但正是這顆微塵的頭部,卻竟容得下關於整個宇宙的思考,確是不可思議。面對接近永恆的黑暗,像我這類宇宙漫遊者,又怎會不思索宇宙的終極起源?我們不禁要問:宇宙大爆炸後的高速粒子,是如何的碰撞,才能產生人類會疴夜尿的奇蹟?上帝又究竟擲了多少次骰子,才能讓人類有脫髮的危機?一位既脫髮又疴夜尿的宇宙漫遊者,又怎會不理解,在太空的無重狀態下,一根根代表歲月的頭髮,和一點點代表腎虧的尿水,是如何在太空艙內飄浮,就像深秋的落葉和初春的細雨,正輕輕拍打我的臉龐?因此,不難想像,當我在某漆黑星球的市集裡,遇到這詭異的神秘攤檔,實在興奮得無法入眠。但稍一冷靜真正的思索才剛開始:在這長期漆黑的宇宙內,何謂日又何謂夜?這裡根本每天都是夜。解決疴夜尿就等於解決疴尿,我的興奮又在幾何級數正在增加。

2 comments:

綸's said...

身為一個會疴夜尿而又奢望自己能成為一個高雅點的女生,以及擁有一個脫髮男友而又堅持為他剪髮(毛)的宇宙夢遊者,我實在太愛你這篇文章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To:宇宙夢遊綸,
新年快樂!!祝你早日在某星球開理髮店,專為脫髮的男士剪髮!!生意興隆!!
from:宇宙漫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