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5, 2009

《悲夢》



再談我的偶像南韓導演金基德,大概大家都以為我是隱性的變態瘋子。這一點我從來沒有否認過,《漂流慾室》是當年震撼人心之奇幻經典,那段魚鈎釣喉嚨的視覺奇觀,讓不少入錯場想看《禁室培慾》的鹹濕阿伯垂頭離場,確實是大快人心之至。其後的《雀籠小客棧》談一家人對一位投宿妓女的愛恨與道德虛偽,實在到肉得讓人膽戰心驚。金基德非常擅長設計矛盾奇詭的故事橋段,把人性的扭曲和黑暗推向極致,讓人看後悚動不安卻又充滿殘酷的快感。《爛泥情人》裡男主角把自己喜歡的女人推進火坑,透過偷窺她與嫖客造愛而產生快感,更厲害是女人都自覺越來越習慣做妓女,黑暗得天地難容。《慾望的謊容》的女主角則嘗試以整容後的陌生臉容,來勾引不認得自己的冷淡男友,條橋想來已充滿現實恐怖的張力,金基德個腦究竟裝啲咩實在不得而知,但呢條橋現在最適合用的可能就是周慧敏。

不過,金基德近來竟把佛家思想放進電影之中,《春夏秋冬》、《慾海慈航》、《感官樂園》都是這方面的喃無代表;變態和佛家竟然可以大玩crossover,金基德的思想層次看來正在不斷升溫。最近《悲夢》更大玩莊子「周莊夢蝶」和「齊物論」等道家元素,變態程度與其前作不徨多讓,但更能表達世人的苦惱都來自佛家說的「貪嗔痴」,不論你是男是女是前度還是後度,如果領悟不到「放下」的道理就只好悲劇收場。

故事再超現實不過:男主角Jin在夢中的所見所做,都會由不認識的女主角Ran以夢遊方式在世界實踐,聽來實在匪夷所思。例如Jin夢到自己駕車撞傷了途人,那Ran便會夢遊出街駕車撞傷途人,地點情境和夢中一模一樣。後來發現,這種奇妙的聯系是因為Jin和Ran雙方各有一段放不下的逝去愛情,男的仍非常懷念前度女友,女的卻非常痛恨前度男友,而那前度女友和前度男友正正是偷情的一對,簡單來說即是一段四角關係吧。真的有點錯綜複雜。

結果Jin和Ran便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男主角Jin經常發綺夢跟前度女友造愛,令女主角Ran常常夢遊去找她的前度男友肉戰,Ran睡醒後發現衣衫不整,發瘋似的要Jin不准睡覺。於是一個為了不發夢,一個為了不夢遊,兩人起初決定一起不睡覺,後來則改為輪流睡覺,但仍敵不過睡魔的纏繞;到最後只好用手銬互相扣著,讓Ran不能因Jin的夢而胡作非為。

寺廟一場成了電影的轉捩點。男女主角正想開始談戀愛,在寺廟無聊遊逛一天,但女的最終因追蝶而失散了,相信這便是她嘗試放下的隱喻。晚上,Jin的一次疏忽睡覺讓Ran夢遊殺了自己的前度男友,Ran被囚監獄卻活像天堂,因看來她已放下了仇恨了;Jin卻因內咎害了Ran入獄,結果自殘死讓自己不能睡,執著得活像地獄。最後,Jin抵受不了痛苦而自殺身亡,Ran則輕輕化蝶飛到Jin的屍體旁,像撫慰固執而痛苦的靈魂。結局雖然兀突過白,總算不失圓滿。

劇情本身已充滿莊周夢蝶的意味,從女主角Ran的角度看,究竟我是現實世界的自己,抑或我只是別人的夢(夢遊)?蝴蝶也是電影中非常明顯的象徵,那經常出現的蝴蝶鏈咀,和女主角最終化蝶的一幕,無不遠遠向莊子取經。

最經典的一幕,當然就是四人不斷變身互相漫罵安慰的場面,「黑白同色」和「齊物論」的概念非常突出,不論是男是女是前度或後度,人間愛情的痛苦都來自佔有慾、妒嫉和無止境的思念,來來往往痴痴纏纏,主角與否談情與否早已不再重要,重點是如果你仍無法參透世情,就只能繼續受貪嗔痴之人生大苦。

互勉之。

2 comments:

Everyday said...

小和尚將小石纏在山坑魚和青蛙簡直是我小時的寫照,最後我也受到教訓懂得尊重生命否決早已殺人放火!最勁係小和尚衰到貼地後回寺大和尚顯靈吹開小徑大門一幕,內含很多意思,最正就係寺院建在湖中心的陸地上,夏天撑艇渡湖,冬天湖冰上滑!最後回寺的小和尚還悟出武功...成套戲一個字 勁!!!但我覺(海岸線) 英文片名:The coast guard
仲勁!!!

Everyday said...

打錯了個字(懂得尊重生命否則早已殺人放火)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