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2, 2008

日本東京





因工作關係第一次到日本東京,才驚覺自己雖然從未到過日本,卻早已擁有這個國家不少「文化印象」,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和《發條鳥年代記》「那邊」的寂寞與虛惘,北野武電影《花火》的溫柔與暴力,大友克洋《阿基拉》的末世震憾,今敏《Perfect Blue》的新世代偶像崇拜,芥川龍之介《河童》與《竹林中》等小說的多變奇詭,荒木經帷《冬之旅》和《Tokyo Lucky Hole》的戲遊人間,當然還有兒時看過的無數卡通片,以及大時看過的眾多女優AV片。這些人與作品皆是孕育成「我」的文化源頭,所以到了今天,我才會這麼「變態」。

日本確是相當有趣的國家,她太有戲劇性又具分裂的神秘感,既有過緊的道德標準,也有活潑的色情活動;既有美麗的民間傳統,也有醜陋的變態行徑;既有充滿活力的動畫和創意設計,也有悲觀頹廢的集體自殺和電車男女。我們對她好像很熟悉,就像隔離文科班的漂亮女同學,但印象都來自同學間的片言隻語,最重要和吸引的傳言大概是:「她外表斯文,內裡Open。」

朋友聽到我出差東京都羨慕不已,好像去到那裡就一定「有金執」。實情是剛好相反,東京是個超級shopping的地方,我會界定為「最好不要和女人去」的地方之首(大概這會被罵為性別歧視!)。即使不是豪花數百萬去買名牌或新奇玩意,只要每間店鋪去逛一逛,還是會浪費了不少美好的假期時光。但話說回來,其實自己也花費了不少買攝影集和相機!

談到攝影集,一般大書局都至少有五至六行擺放與攝影相關的書籍,最當眼和出名的當然離不開兩位老前輩:荒木經帷和森山大道;今趟便買了2006年出版的《荒木本!1970- 2005》 (A Book of Araki Books!),是飯沢耕太郎為荒木經帷編著的厚書,集合了荒木三十五年來出過的攝影集封面和簡介。那究竟荒木經帷出版過多少本攝影著作,要讓別人大費周章為他出一本結集呢?357本!就是357本!荒木的多產聞名已久,相信也是攝影史上出版過最多攝影書的攝影師。如果要有齊一套荒木出版過的攝影集,除了要有足夠的金錢外,大概就是要考慮一下,自己有沒有空間可以容得下他!

除了荒木經帷,今次特別想找梅佳代的《Today’s Happening》和中野正貴的《Tokyo Nobody》,兩位都是「木村伊兵衛寫真賞」的得獎者。梅佳代在2007年得獎,她的第一本攝影集《Today’s Happening》以抓拍街頭為主,充滿直接、幽默、搗蛋的童趣,帶點odd得來還相當細膩,有些像新聞攝影的特寫圖片卻更少矯揉造作;照片背後沒有嚴肅主題,惡作劇的成份較多,彷彿她一邊拍照一邊陰陰嘴笑,取笑這班地球傻仔傻女的古怪奇行,但仍欣賞她的那種觸覺和生活味道。其後她的攝影集《男子》都是循這方向走,卻顯得無聊空洞,都是些小男孩扮鬼臉和食飯食到污糟邋遢的怪模樣,就省回一啖氣和幾塊金錢了。

中野正貴則是2005年憑《東京窗景》獲獎,透過東京不同建築物的窗子,從室內拍攝窗外的風景,帶點超現實和不協調的感覺。而《Tokyo Nobody》則是他的第一本攝影集,以冷酷的風格拍攝東京的街道和風景,卻全部沒有人的蹤影,即使原來應是繁忙的大街,照片中日光日白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超現實和末日味道甚濃,相當吸引。

還有補回細江英公的攝影結集《球體寫真二元論》,選輯了細江英公替三島由紀夫拍攝的肖像作品《薔薇刑》,與日本舞蹈家土方巽合作的《鎌鼬》,以及替日本舞蹈家大野一雄拍攝的《蝴蝶之夢》,三組照片的影象都讓人相當震撼,我想除了是細江英公的選角本身已極具戲劇性外,背後融入了舞台和行動藝術的概念也相當重要。還有植田正治的《植田正治写真集:吹き抜ける風》,他在沙漠上拍攝的超現實風景,以及92拍攝的「幻視遊間」都讓人印象深刻。

可惜找不到東松照明拍攝原爆後靜物和受害者Hibakusha的攝影集《11時02分NAGASAKI》和《東松照明の戦後の証明》,以及山端庸介在長崎原爆後第二天便入城拍攝的重要歷史影像集;日本原爆是人類歷史的重大悲劇,日本攝影家如何以影象紀錄確是值得研究的課題。

4 comments:

subprime loans said...

Well its nice.


subprime loans

Everyday said...

三個月前的某一晩上,我正坐在杯馬桶上,看蓍窗外苦惱著拍攝主題...轟一聲腦內震出個念頭,如果拍拍窗外風景應該會很有趣的,拍了幾星期...今天你另我知道早有人拍了東京窗景,我在公司看著mon上的那句(中野正貴則是2005年憑《東京窗景》獲獎)想叫出來又不行,就來渣爆隻mouse, 看來今晚又要坐塔冥想.

Vivian C said...

窗外風景...早在中學時候有朋友說過想拍,到不同地區的陌生人家裏拍,但因為大夥兒都是女生,安全問題,就不了了之......

說起荒木,老師,年多以後我依然無緣欣賞過《東京日和》......

btw, 記得我跟你說過說錯張國榮遺作是《見鬼》的professor 嗎?
她另一個經典是說錯了「芥之龍川介」,令當時我隔壁的芥川迷昏了。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hi Everyday,
那又何苦要渣爆隻mouse呢?別人拍的是東京窗外風景,你拍的是香港窗外風景,又怎會一樣呢?可能根本連風格和形式也不同呢.我也想拍一個Mongkok Nobody啦!哈哈!

hi vivian,
我好像有一隻東京日和的dvd, 不過要找找看,找到借你看~~
關於「芥之龍川介」,哈哈,我想是一時語言障礙吧,我也有時這樣的...人老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