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1, 2008

《前線.焦點2007》序

汶川八級大地震,確是一場大災難。香港各大媒體反應迅速,紛紛即時派員採訪,從電視畫面所見,除了慘不忍睹的遇難者遺體和家屬的悲痛外,就是記者如何身陷惡劣環境仍勇往直前的影象,他們努力嘗試堅守自己職業的崗位和責任,報道災情的各種消息和故事,從這一點來說,確是令人敬佩和尊重。

任何人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緊守崗位,不論是什麼行業,都已值得尊敬。

後來,大概是特首曾蔭權的高度讚揚,又或許是傳媒機構的自我宣傳攻勢,大眾對採訪四川地震的記者竟提昇至「英雄式」的敬意,彷彿救人的不是醫護人員而是記者;他們被視為打不死的冒險英雄,既關懷備至,又衝鋒陷陣,他們嚐過千辛萬苦,走遍千山萬水,經歷千錘百鍊;記者從「煉獄」回港後,各機構就不斷邀請他們出席各種分享會和講座,談談記者們如何如何採訪困難,如何如何身同感受,繼而表揚一下他們的無私和偉大;坦白說,身為新聞界的一份子,實在有點受寵若驚。

香港記者何時曾因揭開社會陰暗面而受如此大規模的禮待?或應再追問一下:還有多少香港記者和傳媒不畏強權,追蹤並深入採訪所謂「揭黑」新聞?更甚:又有多少香港記者和傳媒仍努力關注社會公義和具國際視野?想到這裡,又想想大眾對我們的期望和讚許,實在無法不感到汗顏。

我們不是英雄,我們只是履行記者的職責,盡量如實紀錄和表達我們的所見所聞所感,為歷史留下瑣碎的證據。我們更不偉大,我們只是會哭會笑會錯的普通人,但願我們相遇時,給一點尊重和微笑便夠了。如果我們犯錯,也請嚴厲指正,我們早已不是無冕皇帝,網絡和電子器材的發展擴闊了市民參與新聞運作的可能;不少國內外的新聞造假事件和造假照片,都是從個人博客或網民討論區裡逐一擊破。只有市民和大眾的理性監督,才能讓傳媒和記者越做越好。

過去香港記者的社會地位太低,不論是大眾形象和自我形象都相當不濟,市民對香港記者的形象仍停留於狗仔隊、侵犯私隱、炒作新聞。經過今次汶川大地震這浩劫,香港記者的地位意外地提昇不少,若行家們從自卑膨脹成自大,大概也情有可原;但重點是我們要理智地緊守崗位,思考如何延續和提昇這專業的地位和優勢,思考如何擴闊自己的視野和關懷,才不會成為被大眾消費的一時英雄。

過去一年,有多位攝影記者行家採訪時遇襲受傷,我們對此予以嚴厲譴責,不管受害者是記者還是普通市民,以暴力施加別人是絕不能容忍的社會罪行,必須繩之於法。

今次《前線.焦點2007》攝影比賽得以順利完成,還得感謝七位專業評判的努力和眼光,在有點強人所難的緊湊評審過程中,從千多張照片中選出數十張得獎作品,實屬不易。當然還要感謝本會執委會的各位成員和攝記行家的仗義相助,過程才得以圓滿結束。更重要的是衷心感謝多間支持本會的贊助商,贊助獎品、場地及印刷品,令整項比賽生色不少。

儘管《前線.焦點2007》攝影比賽的結果及評選機制引起行內的爭議,但我認為這是莫大的好事,透過業界熱烈的討論、參與和監察,協會才不至於原地踏步,期望本會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會址於九月正式啟用,下年的比賽能辦得更有規模和有系統,以促進香港攝影記者之間及與社會大眾的交流和觀摩。

(本文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前線.焦點2007》新聞攝影得獎作品展之序)

2 comments:

tales said...

你總是如此清醒. 真好.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但願如此. 但最近發覺人越大也就越容易缺乏反省. 要經常提醒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