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8, 2006

《情獄》之一



波蘭導演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逝世十年,竟有新電影以他的名義繼續拍攝和公映,不禁讓人想起李小龍死後的兩齣「偽李小龍電影」:《死亡遊戲》和《死亡塔》。不過,奇氏和他的老拍檔編劇Krzysztof Piesiewicz構想的「天堂、地獄、煉獄三部曲」,就擺明車馬找後輩執導,而不會叫它做「奇斯洛夫斯基電影」;相反,《死亡遊戲》和《死亡塔》卻偷偷摸摸把李小龍的身前身後片段移花接木,又找一個扮極都唔似的替身踢叫打,而竟然叫它們做「李小龍電影」,簡直是欺騙擁躉的感情和金錢,換來的就只有「把鬼」兩個字,而不是「致敬」。

那麼這套「後奇氏」電影《情獄》 (Hell)又係咪「把鬼」呢?今趟找來的導演是《無人地帶》(No Man’s Land)的Danis Tanovic,《無人地帶》以黑色幽默著稱,非常有趣而具意義;可想而知,《情獄》夾雜了奇斯洛夫斯基電影中少見的幽默,多個場面都能搏得觀眾一笑,例如母親要求換牛奶朱古力、把「evian」礦泉水倒轉來讀成為「naive」、或者是莎蓮脫掉所有衣服,全裸在神秘男子面前準備獻身一幕,悲痛和冷峻中竟能產生一個「笑位」!大概因為故事中的主角都被描寫得神經兮兮,增加了電影的喜劇感,導演的個人風格不可謂不強烈。

所以,如果你入場看《情獄》而想看奇氏的感觸,最終卻失望而回的話,那肯定是一場誤會:那根本不是奇氏的電影,而是一部「關於奇氏電影」的電影。

怎麼說呢?最明顯的,是電影仍以奇斯洛夫斯基最關注的「命運與巧合」為主線,其中一幕上課的情節,老教授就開宗名義大談「命運與巧合的美學層次」,並聲稱「命運的悲劇比巧合的悲劇更具美感」,這簡直就是向奇斯洛夫斯基讚美說:「你電影中的命運悲劇真是美極了!」。另外,《情獄》中出現的蹣跚老婆婆拋玻璃瓶,以及隔壁老太婆在窗後偷窺等細節,一看就讓人想起《紅、白、藍》及《情戒》,那大概都是為紀念奇斯洛夫斯基而設的吧。

不過,電影配樂卻肯定不會讓人想到奇斯洛夫斯基,最多只是「哈里波特」X「希治閣」!怎攪的!?唏,冷靜點吧,又話唔好當佢係奇氏電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