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6, 2005

28.8.2005 廣州


28.8.2005 廣州
乘的士到廣州的家禽批發市場, 場內幾乎沒有什麼顧客, 就只有兩旁延綿的雞籠, 以及無所事事的雞販; 當然, 還有雞, 和牠的朋友, 鴨和鵝.
當我正在偷雞(不是真的偷雞啦!)拍攝時, 有位人兄就在後面"兇"我說: 喂, 你在攪什麼?
我: (嚇一嚇)我在拍雞呀!
兇人兄: 你拍什麼?
我: 拍雞呀!
兇人兄: 做什麼?
我: 我是攪藝術的, 我就是想來拍雞.
兇人兄: 你是不是記者?
我: 我是攪藝術啦.
兇人兄: 給我證件看看!
我: 唏, 攪藝術怎麼會有證件?
兇人兄: 哦, 我還以為你是記者, 好啦.
然後兇先生便走開了.
十秒後, 我終敢舒一口氣, 然後拔腿就走.
這件事讓我恍然大悟: 即使新聞攝影是否藝術仍有爭議, 但把新聞攝影說成是藝術, 仍有其實際的好處.
p.s. 照片裡的男人不是兇先生, 那小孩更加不是, 兇生又點會俾我影到呀? 佢咁空!

4 comments:

Igbo Language Teache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Tankless Water Heate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Dingyeah said...

兇先生應該是說普通話的吧?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是呀,幸好我當時的昔通話也不壞,至少他聽得懂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