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5, 2007

張愛玲的《色,戒》和李安的《色.戒》



要把張愛玲的《色,戒》和李安的《色.戒》一起閱讀才會感受更深,他們互補不足,尤如隔世合作;張愛玲的文字讓人物抽象的關係和複雜心理躍然紙上,只要讀過張愛玲的《色,戒》才會深切了解那幾場麻雀戲,以及王佳芝買戒指時的微妙的心理變化。我仍然非常欣賞這段文字,簡直是易先生和王佳芝深層的內部矛盾:

「雖然她恨他,她最後對他的感情強烈到是什麼感情都不相干了,只是有感情。他們是原始的獵人與獵物的關係,虎與倀的關係,最終極的佔有。她這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李安的電影則透過流麗的影象和改篇的情節,突出了易先生和王佳芝兩人在大時代洪流下相遇的宿命感、孤獨感和相依感,那一場在日本食店高歌《天涯歌女》一幕,更是整套電影的神來之筆。電影也加強了對易先生的描寫和他對時局的看法,讓人物的性格更立體而顯得孤獨。當然更少不了那三場變化多端的床上戲,來演繹他們關係的變化,和張愛玲筆下「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的說法。

還記得李安的《斷背山》,最大的問題是傑克與恩尼司在山上的感情營造得不夠火喉,情感壓抑得連觀眾都感受不了,相反小說卻把兩人的感情寫得恰到好處。更大的問題,是電影刪減了小說這一段暴烈的情節,讓人覺得搔不著癢處:

傑克曾經跟恩尼司談過他老爸的往事,老爸對小時傑克小便尿液四濺非常不滿,把他打得跌到浴室地板上,拿皮帶抽他,然後老爸對他說:「想知道尿得到處都是的感覺嗎?我來教你。」說著老爸掏出來,尿得傑克全身都是,濕透透,然後丟給他毛巾,叫他擦地板……此時傑克看到老爸身上多了一小塊他沒有的肉:傑克割過包皮,老爸卻沒有;傑克說:「我發現自己像是割過耳尖或是烙印過,和老爸不一樣,從此就沒辦法認同他。」

下一代對上一代不滿而產生的壓抑,化成世俗不容的情感,小說的作者Annie Proulx把人物、家庭和社會緊扣一起,李安卻只獨立描寫兩個牛仔的感情,顯得有點單薄而讓人失望。

如果說李安在《斷背山》刪了不該刪的情節,讓情感過份壓抑;那他在《色.戒》卻加了兩幕不該加的戲份,讓感情露骨了一點。第一幕是王佳芝對特務上級的發難獨白,「蛇都鑽到我心裡去了」,那是很好的文學形容,但放在電影倒覺得太明太白了,也與一向把情感壓抑的王佳芝性格不大相配;第二幕當然是最後一幕,易先生坐在王桂芝的床上眼濕濕,雖然為易先生增添了一點人性(是真正的感情,還是失去獵物後的失落?),但似乎也情感太露,與易先生的身份有點出入。

實在很難把陶傑的「如果一生人只選看一齣電影,我會選擇李安的《色.戒》。」說出口,但作為今年的其中一部電影佳作,《色.戒》肯定是錯不了的。

1 comment:

tales said...

看張愛玲的「色.戒」,最深刻的文字,就是你寫下的這一段了。

你真利害,能夠如此抽離地說這樣的話;你的話我都很認同, 像天涯歌女一段...我只會說好,是怎樣好卻沒法像你如此清楚地說出來.

看完電影就像被困住了一樣,好高興有人把心裡話說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