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07

《離奇過小說》(Stranger Than Fiction)



作為一本小說,怎樣才是最高境界?

答案:連小說裡的主角讀完這本小說,由原本不想死的他,最後都變成深深認同自己結局要犧牲一死,才能成就小說的傑出和不朽。這就是最高境界。

電影《離奇過小說》(Stranger Than Fiction)裡的女作家做到了。

《離奇過小說》是一部後設電影:有一天男主角突然聽到電影旁白的聲音,深受困擾,後來發現聲音是來自一位女作家,她正在寫一本小說,而他就是那小說的主角。他從一位文學教授得知,過去女作家筆下的主角,最終都會必死無疑,他大受打擊,誓要找出女作家理論,扭轉命運。

女作家對自己小說的主角竟然真實存在大感驚訝,雖然她已有完美結局的草稿,但仍未落實;女作家對於這尷尬的景地不知所措,只有把整份小說稿交給男主角審閱,讓他了解小說的完整性,並由他決定自己的生死。男主角首先把整份小說稿交給文學教授閱讀,得來的回應是「很抱歉,你必須一死,這小說是masterpiece!」男主角很沮喪,於是一口氣讀完小說,很無奈他也非常贊同主角必須一死,才能成就小說的偉大,結果他跟女作家說,你就跟原來的結局出版吧。

女作家重新反省自己,原來他已把八本小說的主角殺死,來換取小說的詩意和傳奇。她今次面對一個真實的人,為自己的生命求饒,她感到無比內疚,在自己的前途與男主角的性命之間多番掙扎,結局如何就要你自己買DVD睇啦!不過你都估到啦!

《離奇過小說》確實有少許犯駁的地方,但它的完整性和機智幽默足可彌補這一缺失;它雖是後設電影,看來卻好像沒有一絲宿命論的悲觀,整齣電影流露出挑戰命運、積極改變人生的思想,很適合盲目鼓吹求進發奮的香港人觀看,散場後一定會充滿力量。但這是真的嗎?看清一點,我們的生死大權最終還不是落在女作家身上?今次是她的仁慈,難保下次她又會發起神經起來了?

文學教授最後問女作家:「為什麼你要改變結局?」
女作家說:「我們起初殺死一個他不知自己會死的人,但現在他知道自己會死,那不是我們要殺的那種人。」所謂「那種人」,大概就是「沒有意識到生命真正意義的人」。

但實際上,又有多少人能放下世俗的煩擾,老遠來找神對話,推翻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命運?命運的種子早就播在性格的因子上,「命運決定性格」,如果女作家刻劃的男主角性格是內向柔弱,他大概就不會去找女作家理論,又何來後面所謂的「挑戰命運」?一切還不是女作家的精心鋪排?只是她最後想不到男主角真正存在現實世界罷了。再後設一點,那只是電影的神(導演)在玩野,女作家和男主角都只是他的木偶罷了。那我們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