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3, 2007

陰囊論

這幾天纏繞的問題是:究竟是因為精子怕熱,男性的身體才會「進化」成把陰囊懸在體外;還是,男性的陰囊早就體外了,於是精子久而久之才怕起熱來?老師教導的一直是前者:陰囊在體外因為精子怕熱。這似乎有點違反常識,我們通常認為「居住者受環境影響而作出應變」,例如「人類在城市住久了會減少運動導致肌肉退化」;按照這種邏輯,為什麼不是「精子在陰囊住久了而令他們怕熱」?

傳統說法「陰囊在體外因為精子怕熱」倒暗藏樂觀進步的訊息:「大環境始終不敵居住者的挑戰」。人類的工業革命和科技發展一直堅持「人定勝天」的信念,於是人類一直開發地球改變地球,幾十億的精子合力把炎熱的陰間發展成寬敞的陰囊,並推出體外,成就一座全新的衛星城市,讓怕熱的精子們擁有自己的安樂窩。另一方面,「陰囊在體外因為精子怕熱」是何其民主,幾十億怕熱人民投票自決建立體外政府,推翻原來的封建空間,陰囊成為爭取自由民主的里程碑,傳說民主女神像的火炬內,就是燃燒中的陰囊,象徵精子在民主陰囊的保護下永不懼火。

相反,「精子在陰囊住久了而令他們怕熱」卻帶點悲觀認命的意味:「人類始終不敵大環境的改造」。歷史洪流在人類身上洗刷,那年代「人定勝天」的觀念早已被認為妄自尊大,兩次大戰早已讓人類反省自己邪惡的部份,地震與海嘯更讓人明白自然環境的力量非人類所及;精子面對強而有力的獨裁陰囊,固然無法突破牢籠釋放自己,否則變成早洩只能面對腦袋的謾罵;同時他們又慢慢接受牢籠的低溫,漸漸忘記昔日亞熱帶的家鄉氣息,享受搖搖晃晃的陰囊帶來的新鮮快感,如何活在當下樂天知命是精子們一直仰賴的信念。

但原來我們早已忘記,精子最多只屬三天的陰囊過客,即使不造愛不自慰,三天過後早已成為夢遺的犧牲者(「夢遺」,對精子如夢的短暫人生來說,確是貼切不過的文學形容),更遑論那些一天三次上床的性鬥士,和那些一天三次手淫的電車男,他們的精子只活在世上幾分幾刻,然後一念天堂(子宮),一念地獄(裸女照片),死亡的終結也是釋放的自由。陰囊裡的樂觀悲觀只是紅塵苦惱,睪丸繼續製造精子營造生命循環,子宮或避孕袋或裸女照片也算一面之緣,如何惜緣才是那幾天生命的關鍵。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了這篇文章, 差點在辦公室大笑起來, 讚啦!!..^_^

平時看blog很少留言, 你的文章令我很有"衝動" 留下一筆..

加油! 期待你的新文章, 第一時間將你的blog加到我的最愛...^_^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多謝!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Wilson said...

我的英文名叫Wilson, 來自香港的.

你也是黃子華的粉絲!? 嗯..找到同志了..^_^!!

子華,子華,我愛你!!!

sasha said...

這篇文實在太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