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9, 2006

墨攻

看完電影「墨攻」,走進書局希望查看關於墨家的書籍,簡直少得可憐;哲學一欄的書架上,儒道佛家早已一統天下,孔孟老莊助紂為虐,墨者革離見到一定憤然離座,率領梁城居民以衝車推倒書架,來守住那僅餘幾套的墨家珍本,然後到付款處要求「買哂D存貨佢」。
「唔好意思,革生,我地剩番呢幾本。」書店小姐露出抱歉的神色。
「斬立決!」革離大概要執行墨家之法了。
書店小姐於是把自己的頭顱脫下,遞給革離,微笑道:「隨便拿去啦,但不要沾污我的桃色口紅啊,才剛塗上。多謝惠顧。」
「我不會接受任何人的禮物。」說完,革離就拂袖而去。

電影「墨攻」值得支持,在於它以商業大片的包裝下,還能引領我們多點反省:「兼愛」的盡頭是否埋沒人性的「愛有親疏」?堅持「非攻」守城的策略最終是否犧牲更多?在最近一連串中華假大空(胸?)古裝電影的潮流下,電影「墨攻」雖然特技拙劣,卻成為一股古裝清流,而出自香港導演之手,更屬難能可貴。

導演張之亮在電影中無疑加入了很重的反戰色彩,把革離(劉德華飾)英雄化成類似耶穌的悲劇角色,大抵是要表現在這亂世之中,宣揚愛與和平只能自討苦吃,來表現導演對現世價值的悲嘆。電影扭曲墨家的觀點與原作不在話下,有點造作和表面也是事實,但肯定無礙觀眾投入的雅緻。最有趣的,是電影中加入了一位女性將軍和黑人奴隸,在性別歧視和種族歧視受關注的近代觀眾看來,這不是平等宣言又是什麼?

雖然我沒看過漫畫《墨攻》,卻花了三小時完成了「墨攻」的原著小說,比漫畫更original,作者是日本作家酒見賢一。不論小說的角色描寫與結局,都與電影截然不同:革離被寫成一個嚴厲執行法規的軍事家,經常對違規的梁城居民執行斬首之刑,甚至把梁城公子的愛人瞭姬公然處決,為的是瞭姬被趙國俘虜後透露了梁城的非機密情況,最終惹來梁城公子的報仇而被射殺身亡;小說中的革離從來沒有談情說愛,這與劉德華在電影中的英雄浪漫形象和結局顯然不同,但卻更具人性和批判性。

電影「墨攻」裡的墨家思想,當然與真正的墨家有點距離。《兼愛中》道:「夫愛人者,人必從而愛之;利人者,人必從而利之;惡人者,人必從而惡之;害人者,人必從而害之。」馮友蘭在《中國哲學簡史》寫道:「這樣說來,愛人成了一種投資,一種為自己的社會保險。」這就與電影裡耶穌般的無私革離有所出入了。這裡再引述施家祺文章《從「墨攻」看墨家思想》的一段,以茲闡釋:

與儒家同為當時顯學的墨家,針對儒家等差有別論,主張「兼相愛,交相利」,認為「義‧利也」的「義利合一」思想。所謂「王天下正諸侯者,彼其愛民謹忠,利民謹厚,忠信相連」墨家義利兼顧,並認為義與利當可合一。後期墨家更對「利」尤為看重,《墨子‧節用》「凡足以奉給民用則止,諸加費不加於民利者,聖不弗為」,甚至「利天下為之」,視「利」為人生取向。中國歷史上未有革離此人,然而電影中對革離這個人物的打造,卻是儒墨兼有的形象。岑逸飛先生於12月16日《經濟日報》上,曾經引述片中革離對逸悅(范冰冰飾)的話「我們不接受禮物,就是為了要讓人知道,我們不是因為想獲得才去幫助別人」指出革離近儒而遠墨,所這甚是。

2006年的港產片幾乎全線崩潰,「墨攻」技巧OK,主題OK,我們還能要求什麼?這樣說也似乎太悲哀。

3 comments:

tales said...

那麼忙碌的生活,還可以如此深入研究電影主題、追看有關書籍、提筆寫下洋洋灑灑數百字想法,真的佩服。

新年快樂呀!

綸's said...

你個tag實在太搞笑了

喂喂, 新年快樂~ =) 祝07年繼續多野睇多野做多野玩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tales,
新年快樂呀~~祝日日開心!!
其實近來忙到嘔電,只是仍很想寫點東西,如果不寫,就忘了,可惜呀.
努力!!

綸,
新年快樂呀~~
祝工作順利開心!繼續寫你的好blog!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