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5, 2006

《打開史金納的箱子》



先來做個實驗:A被要求親手把B綁在一張椅上,接通電源,然後A走到另一房間,讀出一連串生字,在隔壁房間的B要完全無誤地重複一遍,如果B錯了,A就要按鈕電擊他,由15伏特開始,每錯一次,就15、30、45這樣加上去,一直加到450伏特為止。A也被要求親身感受45伏特的滋味。實驗開始,B讀錯了好幾十次,電流不斷加強,A開始從喇叭裡聽到B的尖叫和哀號。A既擔心又害怕,並詢問實驗主持人是否應該停止。主持人以專業和強硬的態度,命令A繼續下去,並聲稱電流對人體無害。於是A半信半疑的繼續下去,直至B大叫一聲之後毫無反應。

這就是Stanley Milgram研究服從權威心理的著名實驗。實驗結果顯示,65%的受試者(即是A)會繼續遵照權威者的指示行事,即使可能危及他人性命。幸好另一位參與實驗者(即是B)是Milgram安排的演員,而電流也是假的,否則100人受試就要浪費掉65條人命。Milgram以這個實驗推論:人格不如環境來得重要;只要環境需要,任何正常人都可能成為殺人兇手,藉此解釋大屠殺的行為。

實驗結論被不少學者業界質疑,認為實驗設計與現實不符,推論至大屠殺更是荒謬:「Milgram對於大屠殺的解釋,是目前已知最為誤謬的推論;其服從理論並不適用……在Milgram的實驗環境中,受試者沒有時間反思自己當下的行為,這與現實不符。現實世界裡的納粹軍官,白天屠殺犯人,晚上返家陪伴家人。現實世界裡,人有許多機會改變自己的行為;有機會卻不改變,這就不是畏懼權威,而是自由意志的選擇。」聽來有一番道理。

另一點備受質疑的就是實驗倫理。被試者事前被受蒙騙,讓他們以為自己傷害了對方(B),心靈受創。但有趣的是,有被試者反而透過實驗找到意義:「這項實驗讓我重新檢視生命的意義,讓我面對天生服從的傾向,且設法抗拒……我發現自己缺乏道德勇氣,這讓我深感惶恐,因此決定要鍛鍊自己的道德意志。」結果這實驗最終不是探求現實,倒起了一點教化作用。

《打開史金納的箱子》的副題是「二十世紀偉大的心理學實驗」,作者挑選了十項二十世紀引人矚目的心理學實驗,例如強調rewards and reinforcements的史金納養老鼠(甚至他的女兒!)箱子;扮精神病人來測試精神科醫師能否分辨「正常」與「不正常」;在群體中漠視求助者的「旁觀者效應」實驗;製造虛假記憶來證明人的記憶並不可靠等。每一項實驗都好像要挑起我們條筋,一把把刀刺進我們的陰暗面,讓我們一再認知自我的黑暗勢力自有永有。

作者Lauren Slater把實驗及心理學家寫得幽默有情,並不硬橋硬馬,不時作出符合人性的反思,但在書中的舉止實在有點令人驚訝的神經質,不得不讓人懷疑其真其假:她拜訪一位已故心理學家Skinner的房間時,發現了一塊佈滿灰塵的朱古力,Skinner的齒痕還烙印其上,這是他的女兒刻意保存十年的結果;但作者竟然趁他的女兒不在時,在朱古力上咬了一小口!作者有樣學樣,五天不洗澡不除毛,去扮精神病人測試精神科醫師的診斷能力;她更連續十四天服用氫嗎啡酮,讓自己成為一只白老鼠,測試成癮的過程與戒斷的反應。如果這都是真的話,作者實在是敢作敢為的奇女子,大概因為她十四歲時也曾是過度憂鬱的受害者吧。

5 comments:

ding said...

Milgram的實驗的確很可怕,如果subject只負責按鈕而不用發問的話,百份比更高達95!!!

人對authority的obedience是超乎想像的,以致許多戰事、集中營等事件,都是少部份甚至一個人的想法的實踐。

有一個美國真人真事非常可怕,女孩晚上歸家在大廈樓下被人襲擊大叫,樓上38人同時聽到探頭出來,看見罪案發生,卻沒人伸出援手。結果女孩再被襲擊:一下、大叫、兩下、大叫。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死掉!

這是Social Psy.的Bystander Effect研究開端。實驗發現,當一個人向另一個人呼救時,70%會幫忙;如果同場加二人,則40%會幫忙;如果同場有另外二人但沒有援手,則只有7%會幫忙!!

這兩個和The Experiment的實驗,我認為是三大令人髮指的發現。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是呀,The experiment確是恐怖.
但想來,我們覺得恐怖,其實只是我們未能承認自己黑暗的一面罷了.如果我們根本認清人類就是有善有惡,就像印度的神祇一樣,我們應該不用覺得太恐怖,只是認識自我而已.

Cindy said...

waa, 做實驗時, A不會質疑為何可以做這個會電死人的實驗嗎?

不過回到這個實驗, 有聽過集中營裡面的人說什麼嗎? 他們說, 習慣了虐待人, 簡直忘記了那些就是人, 只是會周而復此地折磨他們..........我們都太弱了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大概一般人都覺得沒理由大學裡會做一個電死人的實驗,加上在場的專家聲稱不會對B有害,所以65%的A才會繼續實驗下去.而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我們很有可能也在那65%以內.我相信,我會是其中之一.
這個實驗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讓後人一再提醒自己,我們如何能提昇自己的道德力量.老土地講,光明與黑暗永遠在內裡交戰.

Anonymous said...

認識自我,不一樣可怖嗎?

如何接受又不縱容...

Ding 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