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3, 2009

關於六四


89年6月第487期的《香港周刊》


89年6月第1127期的《香港電視》


文匯報出版的《血洗京華實錄》封面


文匯報出版的《血洗京華實錄》封底


89年我的剪貼簿


89年6月6日的家長通告


89年的我


曾經是這一種年代
當年我只有十歲
小學五年級
不知發生什麼事
只知很大鑊
只知爸媽帶我去參加民主歌聲獻中華
只知教中文的趙老師在堂上激動得哭了起來
只知要填回條參加六月七日的哀悼大會
只知後來又好像沒有了

曾經是這一種年代
當年的我竟懂得剪下家裡的報紙
一塊血一塊肉的
貼在一本黑色的數簿上
畫上五顏六色的公仔
寫滿血債血償的大字
不太懂發生什麼事
大概只感受到一種
追求理想的終極失敗
要賠命的悲哀

曾經是這一種年代
解放軍不只是向天開槍
文匯報的社論竟開天窗
還出版了一本《血洗京華實錄》圖集
印刷粗糙
卻真實恐怖
連八卦雜誌的封面也顯得黑色沉痛
沉痛
廿年了
連這兩份雜誌也消失不見

曾經是那一種社會
廿年裡早已變了
曾經是我
廿年裡也早已丟掉
但歷史長存宇宙
兒子沒有了
不會回來了
現在不會
以後不會
將來不會
永遠也不會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這麼沉重的文字和影像..一下子被89年你的小五相..引笑起來.
明天維園見.

Angel Lee said...

Hope to see u tonite......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兩位:
維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