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07, 2009

2009.02.26 寶福山



2009.02.26 寶福山

這裡只有開關按鈕
卻沒有安裝冷氣機
過程並不重要
開關才緊要

念外公之四

4 comments:

vchau0426 said...

我看了《禮儀師之奏鳴曲》,
想起了你這些照片。

從戲院走出來,乘車,回到家,坐在床上,打著這幾行字,
思緒還是停不了...

突然覺得自己太年輕。
對於生死,到最後可能還未太放得開。

我想起上一回在賢哥喪禮的崩潰,
我聽到隔壁我媽為著我夜歸的哆嗦,
無悔、內疚、依戀、困擾...

又是一個痛苦交纏著的無眠夜...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hi V,
我最近發現,人越大越會放不開.以前的我總覺得還有大把光陰,大把理想;但最近倒覺得自己越來越想安穩了.戰爭敗退了,革命失敗了,精神越覺緊張,值得嗎?
以前的我,死實在沒大不了;現在,卻多了一點遲疑,真不敢相信,自己正走進一條正常人的道路.

Everyday said...

哈哈!值得的。人只能青春一次丫。

Everyday said...

再來一個(將進水)

勸君更發一杯夢,
人生得意須盡吹,
須一發三百杯,
莫使shutter 空對月,
天生吹水必抹咀!
理想散盡不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