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5, 2007

我欠楊德昌一張好照片。

我欠楊德昌一張好照片。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我才初入行,黃毛丫頭,收到電影版的assignment,要為台灣導演楊德昌拍硬照,那時他的電影《一一》剛上畫,但我早已在大學的課堂裡,領教過他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四小時的電影哦!印象中卻只有黑漆漆的,打瞌睡打得要命。

後來在戲院看了《一一》,感動得不得了,周圍叫人去看,看著一個男人在生命中左穿右插,我們突然感同身受,這也是我們的人生。

拍攝地點在尖沙咀一幢商廈裡某層樓的走廊。等待時,文字記者還教我怎樣擺姿勢,我卻擔心得幾乎什麼都聽不到。最終慈祥的楊德昌被傻仔的楊德銘點來點去,卻因為太緊張的關係,只拍了十多格底片就完成了,沒有一張是好照片。

如果今天我再有機會替楊德昌拍硬照,我有信心可以拍得更好。(晚上說這句話好像不太好……)

當然,一切還不是timing的問題。楊德昌在成就最高的時候,被一個初入行的楊德銘拍爛了,誰也不能怪誰。

算吧,大概楊德昌也早已忘了這件事,他才懶理這幾張無聊的照片,和這個笨手笨腳的攝影師,卻只有我在勾起這段回憶:原來我曾經跟他這麼近。

是我欠自己一張好的楊德昌照片,才對。

「人生可以好簡單」,生與死,請安息。

7 comments:

次女 said...

我在大學課堂中看過楊德昌的《一一》,還記得那一門課叫身體政治,記得整套電影都出現了很多背脊。
重點是,一個處於高成就的楊德昌,是不會輕易被一個初入行的新丁拍爛的,最多,只是新丁一手拍爛了自己的功課。

tales said...

可不可以上載一張爛照片一看?

林振東 said...

原來你有機會見過楊德昌,實在好羡慕

葉七城 said...

我很喜歡楊導的"獨立時代",那種對現代人冷冷的批判精神,`是東方導演中少有的。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tales: 今期的U-magazine那張楊德昌照片,看來是我拍的,我很記得那扇走廊的窗.

東: 我只是見過他不夠五分鐘,沒機會聽他談電影,這更可惜.

七城: 我好像沒看過"獨立時代",只看過"麻將"和"恐怖份子", 我想應該要買回全套楊德昌的作品了.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tales: 今期的U-magazine那張楊德昌照片,看來是我拍的,我很記得那扇走廊的窗.

東: 我只是見過他不夠五分鐘,沒機會聽他談電影,這更可惜.

七城: 我好像沒看過"獨立時代",只看過"麻將"和"恐怖份子", 我想應該要買回全套楊德昌的作品了.

小五 said...

Paul,

嘩!! 楊德昌的近距離接觸,一生難忘吧!
很突然的一個消息,拍完賀回歸和七一遊行後, 累得靠著太平館的沙發,忽爾收到他離世的消息~ 很愕然!
"一一"算是這幾年間教我難忘的電影吧. 至少有人生的反省, 有自我的一些反照....也有那些教人窩心的關係...不枉我不時的翻看又翻看.

傷感過後,我想, 也得替楊德昌感到安慰吧. 在人生畫上句號前,有一個屬於自己又滿意的作品,已夠難忘了.


F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