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06

邱良與猩猩王之謎



《Dislocation》期刊Volume 8有一篇Matthew Turner寫的《On Hong Kong》,談論香港攝影的傳入、發展及變化,有興趣不妨參考一下。

我想談的不是文章,而是文章內的一幀照片,攝影者是香港攝影師邱良。邱良被譽為香港街頭攝影的代言人,紀錄了六、七年代香港社會的不少面貌;九七前後本土懷舊熱興起,邱良的紀實作品得以再三出版,成為香港老照片的經典。

回到主題,《On Hong Kong》引用了邱良的什麼照片呢?照片的標題是:“King Kong over City Hall 1973”。嚇了一跳,邱良竟然拍起荒誕的香港景象,一隻大猩猩正在破壞中環大會堂,雖有抄考金剛的嫌疑,但出自邱良的超現實手筆則格外令人震撼和覺得前衛,至少現在也無人拍攝恐龍破壞IFC二期,或者乘客坐新渡輪而遇上超級大風暴吧?究竟這位香港紀實攝影師在賣什麼葫蘆藥?

作者Matthew Turner寫道:「在五、六十年代的社會氛圍中,這些精緻壞品味得以強化;當時文化亦是一個政治戰場,只有玩偶化的影樓題材最明哲保身,這時期的《香港沙龍年鑑》滿載追求『玩偶化』的作品,目不暇給……這種美學觀既衍生了羅蘇民的〈抗〉或邱良的〈猩猩王〉等佛洛依德式通俗劇,也透發出許福明的〈中國風景〉──由迷你假山假石拼湊而成的桂林風光──幻覺般的懷鄉作品。」

不明白文章不要緊(舒一口氣),最重要的是邱良究竟在什麼動機和情況下,拍攝這張鮮為人知的照片呢?

可惜邱良先生已在1997年過世,無法直接向本人查詢。但其中一項猜測是:邱良曾是「國泰電影公司」的攝影師(1965-1970),後任邵氏屬下《南國電影》月刊之攝影工作(1971-1973),因此邱良其實有大量片場的拍攝經驗,而且也拍過不少劇照;如此同時,邵氏在1977年曾推出電影「猩猩王」(The Mighty Peking Man),以荷里活的King Kong為藍本,以大猩猩破壞香港作招徠 (好想睇!已訂DVD),是當時五、六百萬的鉅額投資特技片。

究竟邱良的攝影作品“King Kong over City Hall 1973”,是否就是電影「猩猩王」的劇照呢?還是邱良自己在攝影棚裡有意識地搭建的香港荒誕場景?單憑兩件作品的年份來看,則並不吻合,邱良的是1973,邵氏的是1977(而開拍年份則是1976)。這將會是一宗「邱良密碼」 (Yau Leung’s Code),仍有待詳查資料解決,已email該電影的製片蔡瀾嘗試查詢,並有待各界提供資料。

參考資料:
《Dislocation Volume 8: On Hong Kong》
《邵氏光影系列:第三類型電影》
《香港故事:邱良攝影選》

4 comments:

綸's said...

我前陣子也第一次上了青文..其實是想去曙光, 看到那些厚厚的英文書..真的沒有什麼人會買似的...但彷彿看見一個很大很大的學術宇宙!

被馬國明教過一個暑假的學生 (不過只會zzzz, 想起也對不住他, 那時還未知道佢係咁勁, 上photojourn仲留心 :p)

ps 看完dvd告訴我好不好看, 很有意思似的. 你借我frd的碟, 我已順便睇哂, 我估你都未看

波夫波的廁旁手記 said...

今天原來'猩猩王'DVD寄了過來,但沒人在家,要兩天後才能到郵局取.但我後天就去泰國了,大概要下星期回來後才能慢慢欣賞.
我月尾放大假,回港後會盡煲碟,快點看完譚家明的電影,免苦了你一番心機.
那你看完譚家明的'名劍'和'烈火青春'覺得怎樣?

綸's said...

我覺得名劍很好看,雖然條橋老老土土的,但節奏很好
烈火青春, 看時覺得很似那個年代的青春東西囉..有沒有看過嚴浩的? 好新浪潮咁囉 (嘻..廢話) 不過很深刻的一場是在他們在大嶼山那一段, 你看時好好感受, 告訴我你覺得震不震憾. 我之後都常常想起.

wish u happy trip!

Anonymous said...

請問你在那裡買到猩猩王的dvd呢? 好想知道~~謝謝你! >_<
skywonka@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