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9, 2006

最近讀到的,有關死亡的幾個段落

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日前一句「很多學校做教改,為什麼只有兩位教師(自殺)﹖」的「失言」事件,引發教育界強烈不滿,她昨日在大氣電波中表示「願意衷心道歉」,不少教師則致電電台節目,投訴教改導致他們工作量大增。小學教師陳小姐更在電台節目中聲言跳樓,她向羅太聲稱︰「係唔係要我今日去跳樓,寫到明係因為教改,你才Accept(接受)教改令前線教師疲於奔命?」
摘自 2006年1月11日<太陽報>

一名外科醫生Forbes Winslow於1840年寫到關於自殺率節節上升的問題時,將原因歸咎於社會主義的開始盛行。他也認為自殺率上升與「大氣濕度」以及「自慰」等因素有關。至於如何「治療」這股自殺風潮,他建議用沖冷水澡和服用通便劑,這也是當時一般公立學校應付學生自慰的方法。
摘自:<野蠻的上帝--自殺的人文研究>

1860年,Nicholas Orgarev讀了一篇倫敦的新聞後寫信道:
「一個割喉自殺未遂的男人被判處絞刑。人們因他尋死而要吊死他。醫生則提醒他們,絞刑會讓那人割喉的傷口裂開,使他能夠透過這個洞呼吸,因此是不可能吊死他的。有關當局不聽勸告仍將他吊起,他頸部的傷口立刻爆開,這個男人因此又活了起來。人們為此開會商討如何解決這件事,最後議員們決定用繃帶將他受傷的脖子綁緊,直到他死去。喔,瑪麗,這是多麼瘋狂的社會,多麼愚蠢的文明。」 
摘自:<野蠻的上帝--自殺的人文研究> 

「怎可能發生這種事﹖這裏是香港啊﹗」外公黃放豪的遺體被認錯燒錯,外孫女蔣小姐憤怒地聲言一定要追究到底。「我們一家已夠慘,但我們只辦了一次喪事,對方(認錯屍體者)要辦兩次,更慘……他們都不想吧﹗」
摘自:2006年3月8日<明報>

那麼就請幫忙火葬吧。我要把骨灰帶回東京,Sachi說。兒子已經死掉了,不管怎麼樣都沒有復活的希望了。無論是灰也好骨也好遺體也好,又有什麼不同呢?她在火葬許可申請書上簽了名。付了費用。
「我只有美國運通卡。」Sachi說。
「美國運通卡就可以了。」警察說。
摘自:村上春樹<東京奇譚集>

1 comment:

綸's said...

<野蠻的上帝--自殺的人文研究> 始乎很有趣
吊頸那個很恐怖....

最近我被迫 (因為我要番電檢) 看了死神來了3, 雖然大部份時間也不敢看, 也不喜歡這些賣弄驚嚇刺激的電影, 但它illustrate "Death is a force" ill得不俗套..

若果死亡不是死神的禮物不是自然的產物, 而是一種竭而不捨的力量, 你反不反抗好?

昨晚我看了黃耀明vs港樂, 突然諗起, 唔知你會唔會有時間睇? 嘻, 好看呀